天一专卖店 以感情凝聚人,以心诚对待人,以艺术广招人,以质量胜得人,以优价赢得人,以事业激励人。联系方式 QQ303157887 电话 13338834771,13776951108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维护管理
首 页 作者简介 命理配玉 天作美玉 地下陵园 玉画作品 石来运转 天作珠宝 佛教七宝 给我留言 论坛
所属分类: 玉雕作品   更新日期:2011-3-29 20:00:58 阅读次数:1395

情人节
来源:天作  作者:天一

点击打开新窗口

玉咒(一)
也许你不相信,但在我家乡的小镇上,这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。因为当一群红卫兵从我外公的泰和隆商行的一间铺面里把这块石,确切地说,把这块硕大的玉石碑挖出来时,所有在场的人都情不自禁惊叹起来:好一块晶莹的美玉!虽是埋在地下几十年,可是当它从土里一跃而出时,那种透澈纯净的本质却是一览无余。
碑上刻有一些奇怪的图和文字,大家都看不懂,但最后三行字及日期是很容易明白的,第一行是外公父亲的名字,第二行是我外公的名字,第三行是我三个舅舅的名字。外人只是惊讶玉的美丽和猜测它值多少钱,只有我外公一家才知道,这石碑上的日期和名字是多么的奇妙,而且不可思议。
当一位红卫兵举起铁锤狠狠地砸下去时,玉石的铮然破碎与外公的哀号声杂在一起令在场的人毛骨悚然。我的两个舅舅同时打了个冷战,大舅当时还在香港,但他后来说,那一天,他在那个时间里突然感到心绞痛,他是医生,知道如何处理,所以很快就没事了。但突如其来的发病而且以后再没有复发令他耿耿于怀,直到多年以后回了老家,才明白,他是感应到了这块玉石的破碎。
我外公的父亲早年在东南亚一带跑生意,所以当我外公到了成亲的年代时,这个家族已经很有钱。说是家族似乎有点不对,因为我外公父亲那辈还算人丁兴旺,但到了我外公这辈,却是单丁,外公的父亲再怎么努力,也是徒劳,所以,生枝发叶的希望就寄托在外公的身上了。
外公娶的是镇上一位小家碧玉,不是很美,但正如媒婆所说“一付好生养的相”。所谓:看天庭女看地角,我外婆的地角很饱满,旺夫,所以,受过教育的外公虽不是很满意,但还是默许了。
外公的父亲一口气买下码头边的六间铺面---这在当时简直是哄动一时的豪举。六间铺面连在一起,都快成一条街了。这都是交给外公来打理的,一个老板再三头六臂也照料不来六间铺。但外公的父亲说过,将来你是要生六个儿子的,那就是六个老板。
可是,当外婆嫁进门后,原本鲜嫩活泼的一个女子不知怎的日渐黄瘦,开始以为是有喜,但郎中来把脉,却说不是,胡乱的吃了几十单药后,外婆都快起不了床了。大家才开始着慌,私下里流言纷飞,而且是同一版本:都说这几间房子不能住人,煞气太重。
外公请船到外地去请来一个风水先生,他屋前屋后,东南西北的拿个罗盘对了又对,又摆八卦什么的,最后,风水先生说,这六间铺子必得往南边取一方美石,刻上一家三代男丁的名字,于吉日吉时深埋屋中,方能人丁兴旺,财源广进。
外公家后院对出一江相隔就是安南,也就是现在的越南,往南,只有往这个方向去找了。好在那时出国没有现在这么艰难,而且外公家还有几只商船专门走东南亚一带,每到一处,细细查访,不几个月,还真让他们把石带回来了。
想来那石应是缅甸玉,据说是用了一船丝绸的价钱换来的,这个天价让听到的人都啧啧心疼,但一看到石,才知道为什么一个管家敢为主人做这个主:好一方令人惊叹的美玉,长两尺,宽一尺,寸来厚,晶莹剔透,阳光下放着七彩的光幻,细细看,绿色的翡翠深不可测,轻轻抚一下,润泽滞手。放在暗处,紫光浮动,真令人叹为观止。
风水先生为这异石开光后,描上一些奇怪的图文,说是梵文,用于辟邪。接下来是外公父亲的名字,第二行是外公的名字,第三行……这一行应是外公的儿辈,是不是真能有六个儿子还未可知,但那时,外公还是充满信心写下六个儿子的名字,在风水先生的朱砂笔下,六个未来的儿子排成两行,在玉碑上熠熠发光。
从外地请来了最好的玉匠,负责按朱笔雕刻,先生说了,从这天起,外公必须斋戒七七四十九天,然后在第四十九天正午吉时把碑埋于主人房底,不出两年定有喜事来临。
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,我是说,如果没有另一个女子出现的话。
玉咒(二)
斋戒期间,外公也不用打理生意,每天一杯清茶,一卷诗书,倒也悠然。也算是命中注定的事,那天,据外公想起来,天是出奇的蓝,阳光特别的温和,连很少见的鸟儿也在阳台上啾啾,总之,一切都好象是安排好的,引他步出阳台,向江面眺望。江景还是象往时一样,码头边是涤衣的女子,江上中国、安南的小船来来往往,偶尔着白衫黑裤的安南卖槟榔女子咯咯的笑声荡起一江涟漪,一切如常。突然,一叶小舟缓缓顺流而来,漂入外公的视线,他心里咯登一下,倒吸一口冷气:好一个美丽的安南女子。一件粉红色窄窄腰身的长衫,衬着雪白的宽逸的长裤,立在船头,江风起处,衣袂飘飘,似仙似人。外公说,那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女人。外公认为她有一种安南女子没有的韵味。后来,外公才知道,她的母亲是安南人,而父亲却是个法国人,当时安南是法国的殖民地,她算是一个美丽的殖民产物吧,尽管她自出世就没见过父亲。所以当后来外公走近她时,被她那种美丽如雕塑般精致的美一下子震摄了---长长上翘的睫毛,一双黑深深能淹没人的眼睛,白玫瑰上轻抹一痕淡红的脸庞,高挑而曲线袅娜的身材,那都是欧亚混血儿独特的美。
当时外公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男子,虽说是已娶亲,但他从来没有尝试过一见钟情的滋味,他的婚姻只是一种顺理成章的结局。所以,他算是初涉爱河----在他再一次见到这个女子把船泊上他屋后的码头时,他终于按捺不住走下楼去……
不知他是以怎样的借口上了那个女子的船,其实他很幸运,因为那女子既不是摆渡的,也不是来中国做小买卖的。但她让外公上了船,这个开始,导致了以后的一发不收。后来外公才知道,她是因为新近死了母亲,才从河内来舅舅家住。那些天,她很闷,就划船出来玩玩,没想到认识到外公。她这样说时,正同外公一起在船上任船自漂流,一边用她那只戴了玉镯的手撩着江水向天空洒着珠儿,白生生的手臂与翡翠、珠儿在阳光下晃得外公眼花,无论何时,外公说过,就是她临死时,她都是这样美得令人眩目。
接下来的日子,外公沉浸在恋爱的狂热中,在安南女子的多情浪漫的笑魇中,外公忘记了病榻中的外婆,甚至忘记了自己正在斋戒期,他觉得他活着就是为着每天早早起床,站在阳台上等那一叶小舟顺流而来。晨雾中,玉人如仙似幻,而阳台上的外公,如痴似狂。人一到这个地步,就很难自拔了,所以到了那天,外公忘记了一个重要的日子。那是第四十九天。多年后,外公回想这一天,幸福和痛苦总是纠缠在一起,那天,应是有点预兆的,但外公心里只有一个人,所以只记得,那天,雾好大……
玉咒(三)
那天是第四十九天,一个重大的日子,但快乐的人是不知时日过的。一早起床,外公第一件事就是为当天的天气发愁,雾太大了,连江面也看不到了。只要不下雨就好,多大的雾也不会影响外公的约会,恋人的心是相通的,所以,当外公站在码头不久,那仙一样的女子便撑云驾雾来了。外公觉得有浓雾更好,不用象以前那样要设法避开众人眼光,所以,这一天,当他跳上她的船时,尤其显得亢奋。这真是有点乐极生悲的前兆。
当家里人全体出动满镇子找他时,外公已经同安南女子坐在船舱里,任小船漂流好长一段江了。而当外婆在房里急得低声哭泣时,外公正步入求婚的前奏。那天,江上的雾好大,所以外公很自然是拥着安南女子坐着。安南女子把圆润的手臂放在外公的膝上,外公把玩着她的玉镯:“谁给你的?你定婚了吗?”
“才不是呢。”她娇嗔的说,“我妈给我的。我小时常生病,妈给我戴上这个玉镯后,我就不用吃药了,你觉得奇怪吗?妈告诉我,这是爸送给她的订情物,它会保佑我嫁个好男人的。而且,妈还说……”“说什么呢?”她娇羞一笑:“没什么了。”外公凝视着她莲瓣一般的俏脸,忍不住握住她的双手放到自己胸前,诚恳地对她说:“嫁给我,我会是个好男人,我不会令你受苦的。”她垂下头,轻叹口气。外公明白她的叹息,做别人的小老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所以她犹豫……但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,使安南女子不顾一切的,决意要嫁给外公。所以外公后来说,这一切都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,而她就是上天送给他的一份厚礼,外公对此一生感恩。尽管不久上天又把她收了回去,但外公说,她改变了他的一生。
当太阳驱散了浓雾,外公同安南女子在一处开满山花的岸边泊了船。两人牵了手,攀上石崖,朝花开得好艳啊,外公找块大石坐下来,阳光好暖,花好香,看一眼身边的美人,他真要醉了。从小就跟着父亲学着做生意,斤斤计较较的外公,何曾有过如此轻松快活的时光?这一刻,他才知道,除了钱,人生还有更值得追求的东西。
他拉过她的手,说:“我要亲自到缅甸去,为你找天下最美的玉镯,我要一生一世套住你。”安南女子轻笑着:“呵呵,谢谢哥,可我不会侍候中国的哥哪……”外公一听,跳起来:“妹子,我来教你……”安南女子咯咯笑着要跑开去:“别……不要你教,我妈有教过我的……”外公哈哈大笑拦腰抱住她:“你阿妈教你跑开的吗?有这样侍候爷的吗?”
当安南女子细细的腰肢在外公的臂弯里不安地扭动时,外公喘着气,热血亢奋:“侍候哥……你……”安南女子笑得花枝乱颤,趁外公一松手,跑开去,谁知被树根绊了一下,几个踉跄后,踩着的花枝应声而断,只见她一脚踏空,从几米高的崖上落下去了,崖下是一个潭,深不见底。当外公大惊失色赶到崖边,只来得及看到她在水面转瞬即逝的秀发,只会狗刨式的外公那个时候想也不想,也跟着跳下去。后来外公回想起来,总是忍不住笑:因为英雄救美,最终成了美人救英雄。这个浪漫的结局是,在水里能游得美人鱼一般的安南女子把呛了几口水的外公拖上了岸。她嗔外公傻,自己水性不好居然敢救人。外公说,看你掉下去,一急,都忘了自己……安南女子流泪了:“哥,你真是好男人,这一生,我就跟定了你……”
本来这是一个最兴奋的时刻,可偏偏在这个时候,外公突然惊跳起来:天啊!今天是……快快,趁天还没到正午,我们必须赶回去!他不由分说拖上她就往船上走。可是,真的是迟了……因为此时,家中已出事了。

玉咒(四)
那天,玉匠早早起来,精心做最后一道工序---抛光。四十九天的时间对玉匠来说,不算宽裕。因为主人要求是用浮雕的方法,这与他一向熟悉的方法不同。再说这玉石价值不菲,又关系着主人的千秋大计,所以,每笔每划,他都一丝不苟,终于在三十多天后完成了雕刻,剩下的时间,就是用丝绸来给它打磨抛光。玉石就是那么迷人,愈磨愈亮也愈透澈。看着玉石碑在自己手下一天天变得不同凡响,玉匠更加的小心翼翼,不敢有丝毫差错,只等日子一到,一匹红绸裹了它出去,交给主人,便可领赏回家。
而今天,就是第四十九天了。记得主人曾交待过,这天正午,要来这里迎出玉石碑到前门正铺,当街祭过天日,就要埋入屋中。所以,这一天,他早早起床给玉石碑作最后一次抛光。四十多天的工作,这玉几乎成了他爱不释手的宝贝,现在,他是怀着一种依依惜别的心情来拭它,好象给自己的爱女作出嫁前的梳妆。如果玉匠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,他情愿自己这一天根本就没有碰过它,其实他自己过后也觉得这一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多余的,但冥冥中就象有什么在驱使他去做一样。天注定的东西,人是无法抗拒的,所以,接下来,就发生了……
玉碑终于完成了最后一次的抛光。多美的碑啊!玉匠忍不住捧起它,由衷地叹了一声。就在这时,他听到背后也有人轻叹了一声。他吓了一跳,回头看看,没有人,他笑了:人老了,耳鸣呢。他把玉石抱到八仙桌上,这碑一搁上黑漆漆的酸枝木桌面,居然幽幽的浮起一层紫光。玉匠暗暗称奇,忍不住把它在桌面上立起来,轻退两步,细细欣赏。一道阳光从屋顶的玻璃瓦上透进来,斜斜的穿玉而过,整块玉石刹那间通体透亮,翠的更翠,紫的更紫,而本来的白,则虚空如水如气……突然,玉匠发现,在玉石的下部,有一道血脉一般的红线贯玉而过把最后三个男儿的名字划在另一端,玉匠为这个发现惊讶得差点失声叫起来,就在此时,他真真切切地听到一声长叹:“ 唉---!”
据玉匠后来一再向外公述说:“那是一个女人的叹声。”
那间工作坊在那段时间是绝对不让女人进的,给玉匠每日送茶饭的也是铺面的男人,所以,大家觉得玉匠编谎话减轻自己的过失不够高明。但玉匠跪在全家族前(那天,家族里的男人都来参加埋碑仪式的)战战兢兢地发誓,当时,真的是有一个女人在离他很近的地方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玉匠几乎感觉到那呼出的气息凉森森的吹到他的脖后,所以,他是一下子惊骇地转过身去。就在这刹间,一个预兆终于降落了。当玉石碑在桌面上轻晃一下,“啪”的一声仆倒在桌上然后又头重脚轻地翻下铺着红阶砖的地下,再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一分为二,在第一声响时,玉匠已经回过头来看到了,可他无法来得及阻止第二声响的发出,在他听来,那是天崩地裂的响声,“天啊!”玉匠扑过去,撕心裂肺的嚎叫声惊动了大家。

玉咒(五)
当外公全身半湿不干地出现在家门口时,先是被跪在大门口的玉匠吓了一跳。接着,看到满屋子族人长辈责备的目光,下人都用瑟缩畏惧的眼光望住他,他心中一颤,预感到不仅是他误了吉时的事,而是玉石碑出事了。当那块断碑出现在他前面,早有思想准备的他还是忍不住揪心痛苦的呻吟了一声。断碑安详地躺在红绸里,断口虽是粗糙,却是齐刷刷的从石碑的三分之一处断开。蹊跷的是,把三个儿子的名字划离了玉石碑。外公拿起断碑,看到断口呈一层薄薄的锗红色,两块石一对合起来,可见一线血脉贯石而过。也怪不得玉匠的,其实这石早有断层隐含其中,所以才不堪一跌。其实玉石的硬度是很大的,不至于一摔即断。外公轻抚小块断石上的三个名字,若有所思,沉吟半晌,对玉匠说:“起来吧,不关你的事,此乃天意。”
不知外公那时是怎样想的,最后那天,他还是埋下了那块断碑。当然,那块小的没有埋下去,所以,碑上,只有他三个儿子的名字,而不是六个。
从那天起,一块断了的玉碑,一个误了吉时的仪式,一个神秘的预兆,还有后来对外公在斋戒期间亲近女色的谴责,成了镇上经久不衰的闲谈话题,它之所以能演绎到我们这一代还能记得,是因为这些,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而我不知这个镇上的女人都佩玉在身,也是不是也从这个故事开始。
说来也怪,自从石碑埋进屋下,外婆精神一天天好起来了,而且又能象过去那样绣绣花,缝制丈夫的衣服之类了。大家都说她身体好了,看来生儿育子有望了。可是出人意料,这个时候外公突然宣布要娶小老婆了。那个时候,有钱人家三妻四妾是正常的事,但一般要大老婆生下个一男半女才会再娶。所以外婆哭得泪淋淋,觉得外公是嫌自己没有生养,她把自己关在房里一天一夜不吃不睡,只是饮泣。
外公推门进去时,她正拿方帕子掩面而泣,听到外公的脚步声,她扭过脸去不吭声,外公扳过她,她又呜呜地哭起来,哭得外公心软。
“我们至少有……呃,儿子的,”本来他想说六个,但想到断碑,就不知如何说了。“不是吗?你不能生不要紧,娶个妹回来帮你生,儿子叫你妈,叫她姨,你哭什么?”
“可是我不能生养,连下人都会看不起我……”
“谁敢?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你的。”外公说的是真心话,虽然他并不爱外婆,但保护她爱惜她的心还是真的。
外婆终于破涕为笑,那几晚,外公都在外婆房里过夜。当外婆团团的脸上又泛起红晕时,大家都想起刚进门时那个幸福的新娘子。
可是,好景不长,外公的第二个老婆娶进门来了。不用说,大家都还没有忘记,她就是那个安南女子。而事实上,这一个才是我真正的外婆,因为她生下了我妈。可是,我从来没叫过她一声外婆,而我妈,也从来没能叫她一声妈。这是后话。
玉咒(六)
安南女子(原谅我还这样称呼她)是从后门进入外公家的,小老婆是不能从前门进夫家的。而安南女子觉得走后门太合适她了,下了船,直接从码头上去,就是外公的家。不过,她倒是没想到外公当时办得那么排场,几丈长红毡从后门一直铺到码头,惹得观看的人水泄不通。后来安南女子说外公太奢侈,外公说,红毡是不用买的,铺里有。安南女子笑嗔他傻气,外公说,是啊,我从见到你的那天起,就傻了。不过,当时镇上的人听说外公娶了个安南女子,都觉得他是傻,因为本地人只有穷到没法娶妻才会娶安南女人的。但那天,当安南女子打着一把小红伞立在船头,雪白的长裤,粉红色的长裙----这种有点象中国旗袍的服装,在她穿起来真是风情万种。一下子,她就倾倒了所有人,大家才明白,象外公那样的有财有声望的人,怎么迫不及待的要娶一个安南女子。
小镇上的人都说安南女子生来异相,不是什么好姻缘。事实上,她在外公家昙花一现,却造就了不少口碑。不过,当时曾有人说她是扫帚星降世,使外公家走向没落,而且,还把断碑失去三个儿子的过错算在她头上。而外公却是一生无悔,始终认为她是上天来拯救他的。因为,从她进家门,外公家就逢凶化吉,这是很多人知道的事,但也有人说,一直保外公一家平安的,仍是埋在地下的那块玉。
自从娶了安南女子,外公突然变得对跑生意不感兴趣。不久,他就把几艘商船全卖了,在海边买了大片盐田,雇人晒盐卖盐。这样,他就不必长年累月漂洋过海跑东南亚贩货了。当然,收入是会大大减少,但安南女子说,这叫不贪,不贪才会快乐。是的,那段时间,外公真的好快乐,连下人也觉得他和蔼多了,不象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呵斥人,进进出出笑呵呵的,一家人上上下下都因为他的快乐而快乐。外公不再埋头赚钱,他的生活重心移到家庭生活上来,有时雇只小船,带了两个老婆游山玩水去,也不管镇上多少人侧目。而族中长者都摇头:这个家要败在他的手上了。事实上,家业到了外公的手上,真的收入日减,商船换盐田,年收入就少了四成,再接下来两年大旱,铺面生意更清淡,所以,真的有败落的趋势。
大旱之年,很多乡下人涌到镇里来要饭,码头上许多流离失所的人,衣衫褴褛,拖儿带女的,很是可怜。白天他们挨家挨户讨吃,夜里,就睡在码头冰冷的石板上。小小的镇,人多事杂,随着饥饿的人越来越多涌进镇里,整个小镇笼罩在一种不祥的气氛中。而外公家就在码头边,可以说是首当其冲,深受其扰。
一日,安南女子出门回来,神情郁闷,呆在房里半天不出来,她的丫环春梅还注意到二太太的那双金晃晃的耳环不见了。春梅悄悄到铺面叫回外公。外公慌忙赶回来,细细一问,才知道,刚才她出街时遇到一个丐妇,抱着个发高烧的婴儿在求钱为儿子治病,正好她身上没带钱,所以她就把耳环除下来让那女人赶快带孩子去看病。外公赞许地摸摸她的头说:“我明天再给你打一双新耳环。”安南女子说:“哥,我不要耳环了,我想求你做一件好事。”外公笑了:“说吧。”安南女子把外公拉到阳台,指着码头叫外公看:“你看见那些逃荒的人了吗?看到那些饿得有气无力哭泣的孩子了吗?我们每天施次粥,好不好?”外公沉吟了,别开脸去不看她动人心魄希冀的眼光。这个时候是家家户户储备粮食度荒年的时候,施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外公想到一家上下二十多口人,为这个建议躇踌了好些日子,但最终拗不过安南女子。终于,三口大锅架在码头上,每天中午按时施粥。虽是人多粥少,但老弱幼儿好歹可以有口吃的。外公每天一麻袋大米放出去,不久,真的点捉襟见肘了。但当他一走出码头,那些乞丐对他倒头就拜,令他油然而生一种救世的豪情,这很使他一发不收,到后来,他居然卖了些盐田,到安南去买米来舍粥。当时除了安南女子支持他,所有人都认为他是疯了。
但结果是,好心有好报,不久,被饥饿逼急了的人开始打家劫舍,而外公家安然无恙。有人说,是外公济贫感动了土匪,有人说,是外公买通了土匪,也有人说,那天安南女子用耳环救的小儿,是土匪头儿的儿子。但更多的人说,是外公家那块玉在庇佑着一家,甚至有不少人说亲眼看见当土匪进镇时,外公的六间铺子就罩在一层紫光里,土匪就从门口跑过也不会砸门。而就在一片风声鹤唳中,外公家居然喜事连连,先是报外婆有喜,接下来,是安南女子有喜。外公以手加额,谢天厚恩。

玉咒(七)
说实在话,当时在镇上,外公的商行是数一数二的,再说外公天天施粥,很是招摇,没有遇到抢劫,真是很奇怪的事。在那个荒乱的日子里,每家每户都提心吊胆地过着日子,真是无钱人忧,有钱人更忧。镇上每天人心惶惶议论的是,什么地方某某家遇抢了,所有东西一光如洗;某某人被绑票了,凑银子去赎迟了些日,领回来都半死了;某某家因为事先藏起细软,土匪进去找不到值钱的东西,结果一把火烧了半条街。
外公吩咐各铺面的人,如果夜里有人砸门要进,即刻开门揖盗,不得迟误,所有货物任其搬运,不要同他们有所纠缠,保全性命最重要。而且每晚铺里都点起灯笼,轮流值更。那个时候,外公真的感到责任重大,两个有孕在身的妻子,而且,外婆的预产期快到了,想走也不能。外公在埋玉的屋中焚香祈祷:“玉碑啊玉碑,如果你真的有灵,就庇佑我们一家人平安无事,过此难关吧。”
日子就这样郁郁而过,旱灾过后又是涝情,老天真好象有点不让人活了似的,日夜不停地下着雨。乡下的盐田没有收入了,铺面的生意更冷清,外公暂关了两个铺,家中虽有积蓄,但也面临着坐吃山空了。可外公仍是每天施粥,不能说他是心怀慈悲,这个时候,他已经是一种行善而祈求平安的心理了。
我的三个舅舅中,只有大舅处处与众不同,他出生的那晚,就是如此的惊天地泣鬼神。外公一生不能忘怀那个夜晚,如果人生真的如梦,那一晚,是一个怎样的梦啊,那一晚,他本来可以喜极,而他也是恸极。而外公说,那个时候,什么喜悲都不存在了,他的脑子一片空白。他觉得,他也不存在了。
那天清早,阴郁了很久的天开始放晴,空气格外的清新,阳光格外的灿烂,如果说是有什么预兆的话,这一天应该是一个吉祥的日子。因为一早,外婆就开始肚痛,接生婆早早请来了,守着,外公紧张得屋内屋外转,六神无主地瞎忙。接生婆笑说,第一次做父亲都是这样的。一家上上下下也跟着紧张,烧水的烧水,杀鸡的杀鸡,安南女子也挺着8个月的身子跟着忙。每个人心里都是充满喜悦,因为这个家将多了一个小主人了。
外婆疼了一天,到黄昏还是没有生。外公有点担心了,他站在阳台上,看着落日,忧心忡忡。安南女子悄然走过来,拉着他的手,轻轻握了握。外公转脸看了她一眼,心领神会这份无声的安慰。这一天,落霞多美啊,整个天空呈桔黄色,渐浓处,是一轮红通通的落日,不但把江水染成血一般的艳,好象空气中也流动着火一样的温馨。后来的多少年,外公也不敢直面这种夕阳如血的景致。如果当时他知道,这是他同安南女子最后一次共赏人间美景,他会祈祷上苍让时间永远停留在此刻,那个时刻里,安南女子美如玉人,在红霞的映照下,一双眸子莹然有光,神采超凡。外公暂时忘记在痛楚中挣扎的外婆,沉浸在痴醉中。
随着夜色更深,外婆的痛更厉害了,满屋子回响着她无助的呻吟。好在接生婆见多了,只是在一旁喝茶,时不时走过去看看。她的镇定感染了大家,虽是没有谁去睡觉,但大家至少没有慌张。
夜深了,雷声隐隐而来,也许又要下雨了,天没有星也没有月,黑得象一口倒扣的锅。这样的夜,是不是一个不祥之夜?
就在午夜时分,外婆要生了,接生婆开始了紧张的工作,一家人都跟着忙起来。
正在这时,突然街上响起喧闹声,叱喝声,打门声,哭喊声。最担心的事终于出现了,土匪来到了这条街。
这条街除了外公的商行外,还有好几家商店,丝绸店,米店,还有金店,都在这街上,但规模最大品种最齐全的就最数外公的商行。所以,大家都知道,土匪到了这条街,意味着什么。几个丫头甚至嘤嘤哭起来,外公也是惶然不知所措,这个时候,外扰内忧,他能怎么办。安南女子倒是显出了异常的镇定,她走上阳台,焚起香,在夜空下艰难地跪下,小声祈祷。那晚,天多黑啊,死一般的黑,偶尔,一道惨白的闪电划下来,带来一声闷闷的雷。谁也没有注意,安南女子就那样跪在冰凉的阳台上有多久,直到接生婆如释重负地从房里擦着手走出来大声叫道:“生了生了,谢天谢地。是个小爷啊。”她居然忘了冲老爷道喜,因为这个时候,她也同大家一样,心都是想着门外的那帮土匪,因为从火把的光亮和喧闹声来判断,他们已经在抢东头的米店了。
接生婆一连声的“生了生了”,安南女子惊喜地站起来,她急着要看看夫家第一个男丁,跪久了的腿有点发麻,她顾不上揉揉,就往楼梯口走去,悲剧就这样发生了。她先是觉得腿一软,接着身体向前一倾,整个人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,她甚至来不及把肚子撞在梯阶上的彻心痛楚呼叫出来,一连串的滚动后,她已落到了楼下,当她感觉自己象一片云一样轻飘到半空的时候,却感觉不到暖暖的血象小溪涌流出来。而那断成两半的玉镯就浸在血泊中。
玉咒(八)
所以,那晚,我妈在大舅出生的一小时后,提早来到了人世。
安南女子生下我妈后,血一直不止,接生婆哆嗦着叫外公快快去请郎中,天啊,这是什么时候,外面土匪正闹得凶,就算有人敢冒死出去,但郎中肯来吗?
血还是缓缓地渗着,安南女子的脸却如白玉一样,她躺在绣衾中,犹如无生命的一尊玉雕,外公急得流泪。人参汤灌下去了,她却毫无动静。血还是流着,床前,满是沾了血的手巾、布片,在煤油灯下红得触目惊心,铜脸盆里的清水洗成鲜红色,灯光下,汪着令人恐惧的血光。外公当时并没有把它同那晚的夕阳联想起来,但以后,他一看如血的残阳,就会有撕心裂肺的感觉。外公握住她的手,想给她安慰,就象黄昏时她握着他的手一样。可她似乎再无知觉。这时,外公发现她腕上的玉镯摔裂了,一道很明显的裂痕,摸上去有点糙。安南女子动了一下,睁开眼,看到外公,露出惨淡的笑:“哥,把孩子给我抱来,让我看看。”丫头抱过婴儿,她已经无力去接,只是看了一眼,晶莹的泪无声流了下来,外公握着她的手,说:“你要坚持,等外面的土匪走了,郎中就能来了。”
安南女子转过头去,看着空落落的手腕,“玉镯断了,我妈以前说过,不管我将来到了多远的地方,如果她想我了,玉镯会带我回去的。”她缓缓闭起眼,声音近于呢喃:“哥,我要回到妈妈那里去了。对不起……”
外公惊跳起来,一连声叫点灯笼,大家都不知他要做什么。
这样,那晚,当那帮盗匪在洗劫了米店后,正在砸丝绸店的门时,他们惊讶万分地发现,不远处的泰和隆商行的门打开了,两盏灯笼先打了出来,接着,那个平日在码头施粥的老板抱着他的血人儿一样的妻子露面了,他们就那么一直向他们走过来,好象无视他们的存在。盗人们惊愕地看着他们走近,鲜血一路滴在石板的街面上,盗人中竟有人情不自禁地举起手中的火把,照亮外公脚下的路。外公穿越过他们,面无表情,如入无人之境径直走去,最后消失在夜幕中。他们居然全看呆了,一时竟不知发生了什么。但奇怪的是,抢了绸店后,他们一哄而散,近在咫尺的外公的六间铺却平安无事,一直到太平日子。
说起那个晚上,是外公一生一世的悔,他后悔为什么要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才有勇气跨出大门。其实,当他穿越那帮盗人时,刀光剑影中他根本就没有一点恐惧,他只感觉到妻子的身子在他怀中越来越冷,他紧紧地抱着她,希望自己身上的热血能流入她的身体。外公一路狂奔,那晚,天多黑啊,灯笼只能照亮几尺远的地方,郎中的家只有几条街远,可那晚,这路就象是走在地狱一样,迷茫无尽头。当郎中在一阵急急的拍门声中打开门时,一个汗淋淋的男子抱着一个浑身鲜血的女子跌了进来,那男子跪在地上,喘着气说不出话来,只是用一种充满冀盼的目光看着他,郎中从没见过这样的目光,好象上天堂下地狱就全凭他一句话似的。他怀中的女子看不出还有没有气息,一边手软软地垂下来,郎中拉起来一把脉,摇了摇头,外公当即一软,瘫倒在地,不省人事。
在我们的小镇,年轻的人死去,葬礼是尽可能简单的,而且年长的人不能在棺前流泪,如果是年轻的女人,男人更不能在她棺前流泪,据说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鬼魂会依依不舍阳间,会回来给家人带来麻烦的。所以,当外公为安南女子戴上一对手镯时,他是强忍住不流泪:“妹,我说过,要为你找到天下最美的玉,可是我来不及了,这是玉碑断下来的玉,你戴上它,以后我们一家人就凭玉相见。如果你有灵,你要记住回来看我,看女儿……”外公流泪了,家人连忙把他拉开,他不肯移半步:“让我再陪陪她……”外公干脆嚎啕大哭起来,哭声惊醒了早产的婴儿,也嘤嘤地有气无力地哭起来,这下,无论男女老少都流泪了。
外公的爱情故事似乎讲完了,但我要说的,不是爱情故事,而是玉碑的故事,所以,还要往下说。如果你问我,游离了玉碑来写那么长的爱情故事是为什么,那么,聪明的你,也许已隐隐的想到,安南女子与玉碑总有些相通之处吧?
玉咒(九) 
外公一生中,娶了四个妻子,生了七个女儿,但儿子,始终只有三个。所以在文革时,那碑一挖出来,很多围观的人终于相信这个传说。更具神秘色彩的是,那个砸碎玉碑的人不久在一次武打中丧生,镇上的人更认为这玉神圣不可侵犯。而玉被砸后,外公一病不起,一年后过世。过世时,只有外婆在他身边,其他人都因为政治的逼迫而早已同他划清界线,断绝关系。现在想来真是可笑,血缘关系也可以宣而无效。当时,我母亲是个教师,大舅是个教授,因为成份不好,是属于黑五类,单位要他们写下断绝关系的保证书,所以,一直到外公过世他们都不能回去看他。
外公一生子女成群,妻妾成群,到头来只有一个原配在身边为他送终,人们也说,这是因为玉碎了,这个家也该散了。
在这里,有必要说说外公第三个妻子的来历。
我大舅和我妈长到六岁了,说来奇怪,外婆却不再生育。外公都有点急了,外婆劝他再娶一个,但外公有点心灰意冷的样子,只是尽心请老师教育两个孩子。因为外公对我母亲特别宠爱,所以在小镇从来没有女人进私塾的年代里,我妈可以同大舅一起进学堂读书,以至解放后,我妈因为识字而成了个女先生。而我妈的其他姐妹都是只会女红,解放后都回乡成为农民,这令她们有点怨恨外公的偏心。哦,说远了。
就是我妈六岁那年,外公生了一场病。他说好奇怪,有几个晚上他看到安南女子回来了,穿着红绸的长裙,雪白的长裤,见了他含笑不语,然后就往埋玉的那间屋走去。外公说,总是走到埋玉的地方,她回眸一笑,象雾一样散去了。外公不止一次做这个梦,说起这个梦,大家觉得一个病人总是做这个梦不是个好兆头,觉得他应该再娶个小老婆,这样就会忘记那个女人。
外公的病缠绵了近半年,每几天郎中都会来诊脉一次,开处方。一开始是家人随郎中回药店取药,郎中家有专门代人煎药的。时间长了,郎中家干脆派人煎好送来。送药的是郎中18岁的独生女儿,一个性情腼腆的女孩子。也是注定有缘,那天夜里,外公昏昏沉沉发起烧来,家人赶快去叫郎中,郎中看过后,回到家中开了药叫女儿煎。正好有个急诊病人,郎中就叫女儿送药过来,还叮嘱她要在那呆半个时辰,看看病人吃完药有没有退烧。之前谁也没有想到,因为这一晚,她成了我外公的第三个妻子。
那晚,安南女子又回来了。外公说,她笑吟吟地走进来,外公并没有觉得她是死去的,她好象只是出了趟远门回来了,她走进房里看了看熟睡的女儿,然后对外婆说,姐,谢谢你了。然后走到外公床前,外公想起床,可是却动弹不得,只是很真切地看到她俯下身,把手抚到他的额上:“哥,你好点了吗?你保重,我要走了……”外公拼命握住她的手:“你要去哪?我不让你走……”安南女子凄然一笑,“我妈妈在等我呢!哥,你想我的时候,我在这里……”她伸过手腕上戴着的玉镯给外公看。外公只管拉着她的手,一连声喊:“你不要走啊,你不要走啊!”这个时候,外公听到一个真切的声音,是实实在在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:“醒醒,我不走,你醒醒,我不会走。”外公艰难地睁开眼,没有安南女子,只有一家人关注的眼光,而他紧紧捏住不放的,是另一个女孩的手。
不久,在外婆的催促下,外公请媒人向郎中下了聘金,把她娶过门来。一年半后,她生了个女儿,而外婆,又生下我第二个舅舅。
说来真的奇怪,在以后差不多十年里,她生了六个女儿。外婆却又一直没有动静。后来,外婆找人算命,说是要先给老公娶小的,她才能生育,所以,她把安南女子的丫环春梅收了房,做了外公的第四任妻子。算命的也真算灵验,果然,两年不到,外婆又生下了我的第三个舅舅。而春梅却一直没有生养,有人说是外公一直不肯同她圆房。可是,她始终算是收过聘礼的,也算是我的外婆之一吧。虽然解放后,一夫一妻使外公的后两个妻子都必须自立门户,郎中的女儿改嫁了,而春梅却终身不再嫁。

玉咒(十)
玉碑是不是有灵,这在我外公家是时常争议的问题。外公在世时,他总认为,安南女子的出现是同玉碑连在一起的,她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,却犹如玉碑,在外公一生中留下深刻的痕迹。外公说,没有她,自己还会遵循父亲的老路,赚很多的钱,那么,土改时,必死无疑。也因为她教会了他当初的慷慨施舍,以至后来解放战争初期,外公变卖所有盐田用来购药暗中支援共产党。这些都使得他在历次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中免于没顶之灾,很难分得清是安南女子的影响还是真的玉碑在庇佑。
大舅受教育最高,是某医学院的教授,而他却对灵魂之说深信不疑。而且,他还说他就真的遇到过鬼魂。他曾给过一个女人做心脏手术,术后女的恢复良好,本来过几天就准备让她出院的。那晚,大舅在办公室里值班,忽然,那个女的推门进来,其实说推门有点不准确,因为大舅一抬头看到她时,她已经站在他前面了,门仍是虚掩的。她用一种很轻的象空气一样飘忽的声音说:“你见到我的玉环吗?见到吗?”大舅说:“你的东西怎么会在我这里?”可那女的不理会,在他桌面上乱翻起来。大舅有点生气,正想说话,呼叫医生的红灯亮了,很急促,有人病危。大舅顾不得理她冲了出去,有护士迎上来说:“有个病人心脏突然停止跳动……”大舅冲进病房,死去的就是那个女人。她静静地躺着,很安详,心电图是一条直线。大舅转身冲回办公室,门还是虚掩着,什么人也没有,桌面一片凌乱……后来,那女人的丈夫说,那晚她突然想要她一直戴在脖子上的玉,丈夫只好赶回家去拿,可是,当他离开,她却突然走了。大舅说,那个年代,谁也不敢说鬼魂是存在的,所以这个故事一直埋在他心底,希望有一天有人能写出来,而人们又能相信。我在这里说这个故事,是因为也是与玉有关。至于玉碑,究竟是不是有灵,外公家所有的人都能说出在它碎了之后,各自所受的苦楚。而我所知的是,作为资本家的女儿的我妈,在文革后一连串的政治运动中所受的磨难。所以,我真的相信它。
最后要说的是,在某个清明,我的舅舅们去收捡安南女子的骨骸时,发现那两只玉镯都长出了一丝丝的血筋,大家都啧啧称奇。外婆复述安南女子的话:“你想我时,我在这里……”大家觉得这对玉镯有点诡谲,所以,又把它同安南女子的尸骨放在一起,移埋到外公的坟边,让他们永远在一起。
关于玉,总是有很多神秘的传说,信不信也只由你。我大舅说,人的认知还是有限的,有些事物在目前无法证明它不存在时,我们也不能否认它的存在。这有点费解,通俗一点说,就是如果你无法证明玉是不能显灵的,那你同样不能否认它是有灵的。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相关文章
没有相关文章



:::主题类目:::   
≡≡≡ 作者简介 ≡≡≡
≡≡≡ 命理配玉 ≡≡≡
≡≡≡ 天作美玉 ≡≡≡
≡≡≡ 地下陵园 ≡≡≡
≡≡≡ 玉画作品 ≡≡≡
≡≡≡ 石来运转 ≡≡≡
≡≡≡ 天作珠宝 ≡≡≡
≡≡≡ 佛教七宝 ≡≡≡

:::热门文章:::   
鹰谋:神兆机于动! (1865)
不动明王即不动尊菩萨 (1799)
命决定时间与空间 (1735)
阿弥陀佛 (1650)
命理配太岁彭泰 (1617)
命理配玉龙 (1592)
测运配五行缺水 (1585)
命理配德如羔羊 (1555)
守护神大日如来 (1544)
易经中华智慧 (1468)
命理配普贤菩萨 (1463)
“生命定数”与“变数” (1454)

:::最新动态:::   

总流量统计:97667
站点公告:篇,论坛精华:
作品欣赏:篇,留言数目:
酷站数目:个,链接数目:
当前在线:4
峰值在2007-4-24 22:59:43
曾经有79人在线

:::文章搜索:::   



:::为您服务:::   
天气预报   常用电话
区号查询   网络日记本
电子邮箱   在线聊天室
流言飞语   天一专卖店
  

版权声明:
 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,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,请尽快与我联系!

Copyright © 2003 SKYGIV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